服务热线:

135454844441

新闻资讯
联系我们
联系人:张经理
电 话:010-51658461
手机:135454844441
邮箱:123456@qq.com
地址:江西省神话市神话开发区团结路99号
网址:神话.com
您当前位置:首页 > 站内资讯 > 正文站内资讯
赌博公司博彩
来源:网上转载

“传奇”的救赎

  具体从什么时候开始玩的传奇已经记不清了,我只记得两年前的夏天刚开始玩官F的时候,每天似乎有做不完的任务,一玩起来就让人兴奋异常。后来玩得久了就觉得官F不带劲,于是在男朋友往往的一再怂恿下,我改玩了传奇私F。

  我一直认为自己是个很现实很理性的人。最初我和往往玩传奇的时候,一心迷在了游戏里,根本无暇聊天。有一次,往往突然打断了我的游戏,让我和一个网上的陌生男人视频,我很厌恶地瞪了他一眼,但还是极不情愿地打开视频和那个男人聊天。由于网络出了问题,他没看到我,我也没看到他,可当时我却是庆幸到了极点。因为我知道往往又在欺骗网上的“未知少年”了。爱玩游戏的人都知道,在传奇中如果遇到一个MM的话,会有好多大献殷勤的“苍蝇”,主动送钱送装备给你,目的很简单,只有一个,为了以后更进一步的发展。所以传奇中就滋生出好多的“人妖”(即男的冒充女的)。我曾不止一次地埋怨往往,为什么不凭本事去打装备和赚钱呢?也因为这件事我们不止一次闹过分手,只是一直没分开。可说来也很恼人,往往在传奇里的职业是个女法师,还有个很美丽的名字——泪,特别有男人缘。那时一想起来我就禁不住冷笑,笑那些被他名字欺骗了的人,笑那些在传奇中想“艳遇”想疯了的人。

  没过多久,往往又让我跟上次没看到的那个男的视频。我立刻大怒,骂他脑子进水了,总是拿自己老婆去做饵,并吵着要跟他分手。可往往却嬉皮笑脸说:“让他看看怎么了,又不是让你和他真的发展,他和别人不一样,真的!看,他发照片过来了!”

  我点击开照片后,电脑上出现了一个很帅气的大男孩。或许是和往往赌气,或许是我心里固有的良知,我也不知道当时哪来的那股冲动,想挽救这个“迷途的少年”,我决定和他聊聊。和他简单地聊过后,我才知道他在传奇里级别很高,而且他已经入了这个私F中的一个强大的家族——“飘”,都已经转世过了,他名字也很好听,叫来来。的确,往往说的没错,来来确实与其他人不同。但是究其如何与众不同,我也说不清楚,只是感觉很特别。反正当时只要一上游戏就得找他,如果没见到他也会先M(呼叫)他一下,不知不觉中这个已然成了我每次上网时必然的反应。

  飘雪,是我最想念的季节

  我和来来聊得越来越投机,也越来越忘我。来来在东北上大学,马上就毕业了。他很早就接触网络游戏,所以跟他做了朋友后,他就带着我在游戏中四处厮杀,一路并肩作战,杀得痛快淋漓。尽管每次我都拖他的后腿,但他从不介意。可每次兴高采烈之余,我不得不面对一个很残酷的现实,那就是他在传奇中已经结婚了,而且他的老婆非常漂亮。在刚开始的时候,来来一直喊我妹妹,对此我并未介意,可渐渐地我越发的排斥这个称谓。每次看到他和他的老婆卿卿我我,我就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胸中有团火在烧。

  有一次下了游戏之后,我故意问他:“你干吗这么早就结婚啊?干吗找她啊?”

  听见我这酸溜溜、甚至略带挑衅的话,他却乐了:“不找她我找你啊?”我立刻给他发了一连串的“好啊好啊!”可他笑得更开心了,反问我怕不怕男友生气?我骗他自己还没有男朋友,一直在等他!结果他哄着我说:“那你做我小老婆算了!哈哈!好了好了,别闹了!”

  像所有的网恋故事一样,我和来来也重复那些老套的程序顺理成章地发展下去。在网上交往了大半年之后,我们相互交换了电话,每次上网之前,我必定先给他打个电话,可以说他是否上网直接影响到我上网时的情绪。记得我第一次给他打电话的时候,我坏坏地问:“你猜我是谁?”他不加思考地回答:“凡凡呗!”一口浓浓的东北味,听着很舒服。我乐了,我心里的那点顾虑在第一次愉快的通话中悄然蒸发了。

  此后,我和来来时常煲电话粥,分享着彼此的快乐和烦忧。尽管我们已经很亲密无间了,可他依然很爱他的“老婆”。对此我一直很不解,终于在一次游戏的过程中我向来来吼道:“你见过她吗?你为什么这么喜欢她?”

  来来反应的很平静,他坦言没有和他“老婆”视频过,更没有像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如此推心置腹地聊过。但他说仅仅知道她的性别,就觉得已经够了。

  我无语了,倏然间闭上眼睛,泪水就刷地流了下来。我就那么傻傻地对着电脑哭了,半天不出声。直到他打电话过来询问,我才知道自己哭了,我才知道我无可救药地爱上他了。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我强烈地预感到我也要玩一回惊世骇俗。尽管那种行为在常人眼里看起来是愚蠢的,疯狂的。

  “我要去找你,真的,记得来接我!”我很激动地给他丢下这句话后,便匆匆下机了。那一夜,我疯狂和朋友喝酒,疯狂地在舞池里摇头,拼命地告诉自己忘记自己是个有男友的人,忘记自己以往所有的一切。然而我心里在流泪,却没有人看得见。

凌晨3点钟,我又打开了QQ,来来的头像在闪动,他留言给我:“要来你就来吧,我一定接你!”当我还没缓过神来,他突然上线了,第一句话就说:“我知道你一定会来,所以一直等到现在!”

“等我电话!”连告别都没说我就下线了,因为我知道接下来我要做什么。

  我的反常情绪,往往一直看在眼里,也许是他觉得对我有所愧疚,所以并没有将此事点破,只是一改常态地对我特别的好,好的我都觉得有点作秀了。可这还是让我有些难过,我突然觉得我要做的事情有点对不起往往,如果我能忘记从前他给我带来的痛就好了。但人的记忆总是很好,而我的决心也毅然决然了!

  为什么要对你掉眼泪

  在那年11月末的一天,我找个借口向公司请了一个星期的假,隐瞒了身边所有的人,悄悄地坐上了前往东北的火车。来来会不会来接我,我没有把握。也许等出了站台,我一片茫然,之后东北某大字报的头条赫然登着“XX籍女子来XX市寻找网友,网友没见成,自己反倒进了救助站” 。就这样在车上我忐忑难安了整整一宿,当车停靠之后,我走出站台,看见大道两旁林立的树上厚厚的积雪,我开心极了,忘我地雀跃着,完全不顾周围的旅客纷纷投来的异样眼光。

  我一眼就认出了来来,站在他的对面挥手笑着。他白白的皮肤,一身休闲装,在寒风中就那么轻松地站着,对着我晏晏地笑。他帮我背起我的行李,一脸无奈:“这车居然晚了一个多小时,再晚来一会,你看到的就是一座冰雕了。”我咯咯地笑了起来,他拉起我的手,我没有躲开,很顺从地跟着他走了。

  在东北那几天,他几乎是24小时陪着我,他们一起海吃,疯玩。北国的雪季总是能引起人们浪漫的遐思,那些天我似乎有想不完的稀奇古怪的点子,而来来也总是和我心有灵犀,我们在一起真的很开心。

  临走那天晚上,我躺在他怀里追问他喜不喜欢我。来来默然了许久,认真地说:“我喜欢你。”于是,我紧跟着问他如何处理他那个“老婆”。来来吻吻我的额头,很平静地说他需要想一想。

  我从容地笑了笑:“无论怎样,我只希望你记得我,就当……就当是个梦,梦里我们曾经在一起过,现在梦要醒了,只要你记得曾经有过这个梦就好。”说完,我已经是泪眼婆娑。

  第二天早上我刚刚睁开眼,就看见他瞅着我哭。我慌的一个挺身从床上翻了下来,问他出了什么事情。来来哽咽着说要和我在一起。他这反常的举动使我很纳闷,我仍然把问题转移到他那个“老婆”身上。

  “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管了,我只知道你千里迢迢地来找我,付出一定会有回报的。”说完,他紧紧地把我抱在怀里,箍得我的手都感到了疼。

  送站的时候,我哭得稀里哗啦,一个劲傻问下次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再见面。他一边给我擦眼泪,一边安慰着我,说最晚“五一”一定来徐州找我。车缓缓地开了,我看到他直直地站在车窗外哭了,可我心里却偷偷地乐了。

  这一次我是真的留下来陪你

  回到家后我就像个没事人一样,生活一切照常。每天依旧上网和来来打游戏。聊天,互诉相思之苦。对于往往,我不想再自欺欺人,我主动把事情挑明。往往也哭了,求我不要离开。可我在转身离去的时候,只给他留下一个微笑。今年春节过后,我决定把事实的真相告诉来来。因为我知道我的心已经留在那个下雪的城市,我想和来来永远在一起,我不想欺瞒他什么。当来来面对我的坦诚,他的情绪有些激动,问我当初为什么欺骗他,我没有为自己辩解,只说了声对不起!

  3天后我再次登录QQ,来来的头像在闪动:“我想了很久,你来吧!如果你愿意,我来接你!”

  第二天,我就向公司递了辞职信。随后我变卖了我所有的家当,两个星期后,我再次坐上了那趟北去的火车。可这次我不再忐忑,我知道他一定会来接我。当我拎着一大包行李走出车站,我傻眼了,来来竟然没来!我顿时手足无措,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身边人潮汹涌,无人顾及到我失落的神情,还有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

  “凡凡——”我闻声望去,来来气喘吁吁地朝我跑来。他扛起我的行李,上气不接下气地给我解释,路上塞车,才来晚了。见到他,我当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还狠狠地踹了他一脚丫子。

  在那个城市安顿下来之后,我们俩都找到了很好的工作。现在我们已经办了结婚手续,打算明年生个宝宝,然后再补喜酒。

收缩

扫一扫,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