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链轮}
当前位置: » 正文

罗马帝国的灭亡—人类堕入黑暗前的最后一刻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1-08 11:36:02  

公元412年,西哥特王阿拉里克有资格这样说:“我见识过人类堕入黑暗前的最后一刻,烟尘,尸体,无孔不入的寒冷和恐惧覆盖了整片天空,这是秩序和光荣被野蛮与狂躁驱逐,人类文明最后的一柱鹰旗被斫倒的一瞬。

这种可怖的情景是蛮族造成的吗?我们蛮族是魔鬼吗?或是魔鬼本来就藏匿于罗马的神殿之中?”

罗马灭亡。

第一次布匿战争,迦太基封锁了科西嘉岛,攻占了西西里大部,使者示意罗马共和国投降。元老院用神殿里的金银换取了木和铁,用以打造笨重坚固的三桡舰,强化了舰船侧身的防御,在海战时硬撑住迦太基海军撞角的撞击,依仗大盾和头盔在迦太基海军如雨矢石中奋力划桨,以长距离的木板和绳索勾住敌船化海战为陆战,罗马步兵赢得了第一次海战胜利。

罗马步兵赢得了战争。

罗马首富克拉苏大意中伏,大盾短剑的步兵面对半数于己的帕提亚骑射手在沙漠中被围,帕提亚大将苏莱那指挥漫山遍野的骆驼运送箭只前往战场,进则开阵突击惨遭射杀,退则被驱赶追逐变为全军溃散,克拉苏被金汤灌喉而死。150年以后,罗马皇帝图拉真带罗马步兵十万辅以弓手,骑兵,攻占了帕提亚首都。

罗马从来就没有改变过。

近一人高的大盾,一把西班牙短剑,两根标枪,一副盔甲。在不列颠的平原,日耳曼的黑森,克里米亚的要塞,黎凡特的高地,马其顿的城墙下战无不胜。每次罗马军队出征,从前线送往后方的文件都会提到数以百计的部落,河流,山川,殖民地的名称,数不清的民族,数不清的军队,全都被罗马步兵击败,这就是罗马最盛的光景。

夏季的亚平宁赤热无雨,有一群群的少年在原野上追逐角力,塔西佗见此景,说:罗马的强盛就是从这里开始,罗马的衰落也必将从此开始

罗马是一个实用主义至上,古板,高效的国家,对文明的吸收和发展使他成为古典文明的最高成就,对新事物的排斥和保守使他终灭于蛮族之手。自称为特洛伊人的后代,罗马人从建城起就仇视希腊人,拥有着相似的文化,希腊因为科学过于先进导致人民精神强大身体赢弱,屡屡被外族奴役,相比之下罗马只顾发展实用的技术,建筑学,筑城学,冶金学,管理学无一不精,罗马人的工学走到了希腊理学所能支撑的最后一处,也自此固步于已有的辉煌。

希腊理学决定了古典文明能发展到的最终成就,罗马则凭借其优越的技术和组织在建国200年之后征服了世界,也率先接近了文艺复兴,科学兴起之前的人类科技顶峰。当周边日耳曼人渐渐开化,少量足以改变战争形势的关键技术出现后,罗马人依然守旧不化,于是罗马的科技,罗马的军制,罗马的战法就显得落后于时代了,与蛮族的战争也必然屡屡吃亏。

一:罗马的军事改革

马略改革使罗马军制第一次大幅领先周边国家,因组织管理,后勤供应水平,和大规模锻造冶金技术的成型,罗马是第一个用制式武装装备征兵的国家,统一的设计制造,和同样的训练方法造就了罗马军团稳定的高战斗力和也使大规模使用步兵方阵成为了可能。马略改革带来的无懈可击的防御力和标枪齐射的爆发力在与东方各国和蛮族的战斗中这一点尤为明显,自此罗马步兵可称天下第一。

第二次军制改革是恺撒实行的辅助兵团制,见识了凯尔特和日耳曼骑兵的优越战斗力和东方民族灵活致命的轻步兵以后,恺撒发挥了罗马版图广大,兵源丰富的特点,编制异族骑兵和轻步兵入军团以辅助罗马步兵,在恺撒和奥古斯都时代,良好配置的罗马-外族混合军团在战斗方式上灵活多变,战斗力上傲视群雄,于蛮族的战斗中常常以一敌三仍能大获全胜,自此罗马军团声望和实力达到顶峰。

从恺撒时代之后的军事技术发展主要有两点:马镫的发明和装备,弓弩的兴起。

马镫的发明使骑兵从一个辅助兵种变为主力兵种,马镫的装备使得骑兵在冲锋和格斗的能力上都大大提升,战马的速度和冲量配合马镫,骑士,骑枪,在冲锋时犹如一柄冲锤凿入敌阵,光靠步兵想防御住如此强劲的攻击已经是不再可能。在一次战役中,仅仅二百骑兵一次大规模冲锋将敌方两千步兵的完全击溃早已稀松平常,此时,日耳曼蛮族的贵族封建制的优点便脱颖而出了。

日耳蛮族的军政制度在与罗马帝国广泛接触之前是部落征兵制,战时人人皆兵野蛮好杀的部落征兵制虽然兵员数目众多,但训练不足,轻易就会被高素质的罗马军团击败。在罗马征服高卢之后,大部凯尔特人逃亡莱茵河以东,也带去了他们的贵族封建制和先进的冶铁技术。重骑兵的兴起致使高素质骑兵的重要性迅速增加,以至于是否拥有重骑兵,以及重骑兵的数量就会决定一场战役的胜负。贵族封建制中的蛮族贵族不参与生产劳动,从小训练战斗技巧,从地位最高的蛮族国王到地位最低的骑士这一批职业骑兵构成了蛮族的军事支柱,虽然骑士所占人口不多,但从实战效果来看则远远优于罗马的军团制。

日耳曼人总数并不多,但为何他们的一个个部落大名如雷贯耳,就是源于这些部落凯尔特化以后采用了贵族封建制的缘故。日耳曼人在凯尔特化以后,又瓜分了罗马帝国将罗马帝国大部分日耳曼化,法兰克人,汪达尔人,哥特人,条顿人,勃艮第人,伦巴第人,央格鲁人,萨克森人,这些日耳曼部族其中半数的部落演化成今日欧洲的诸多强盛先进的国家,罗马的灭亡,即是他们诞生时的光景。

恺撒时代时,投石索,标枪和弓箭并列为轻步兵的常规武器,特别是标枪,拥有强大的杀伤力和爆发力,一次完美的标枪齐射能轻易击溃一个正在冲锋的轻甲部队,但是由于东方高磅数反曲弓的引入和骑兵的兴起,射程较近的标枪已沦为鸡肋,远距离交火的时候只能被动挨打,近距离接阵前又无法面对对方骑兵做投掷动作,强行开火只会造成高几率误伤,因此,标枪在大部分战场已退出历史舞台。

对于军事技术的更新,罗马军团在制式上开始使用长剑椭圆盾的组合代替大盾短剑的组合,既因为帝国后期兵源不稳定,方阵难练难学,也是为了便于对付骑兵,因此采用了长剑作为主要武器来牺牲不再可靠的方阵战斗力以增强个人搏斗能力。在编制上西罗马大量采用蛮族雇佣兵来弥补传统罗马军团战斗力不足的情况,东罗马则向贵族封建制改革靠拢,从重骑轻步的兵种配置,到社会制度,全都蛮族化,牺牲了公民帝国的传统,寻求军事实力上的提升。

此外,通过观察思考各文明的图腾纹章也可发掘出其核心的军事思想,对比已经完全凯尔特化的日耳曼蛮族的贵族封建制和传统罗马-希腊的公民/征召兵制,我们可以看出,一直沿用至整个中世纪的蛮族主要战术是精英骑士的正面集团冲锋,其纹章多为盾牌状,以示保护自身,意为即使战败也要尽量保存实力,不能让国家供养多年的重要战力逞快殒命。罗马前期的主要战术是方阵为主的步兵交战,骑兵迂回战术,因此纹章多为鹰旗或短剑,旗象征军团荣誉,步兵战线乃是战法核心,以此激励步兵死战不退。剑象征指挥官高人一等,在个人勇武,单打独斗上无人能及,由此激发士兵对指挥官的个人崇拜,便于指挥官指挥公民兵团。Emperor一词本来在拉丁文中是军团大将的意思,在马略改革后,对军团大将的个人崇拜愈来愈甚,几致将军拥兵反叛自立为王,才变成君王之意。对于地广人稀,驼马为先的中东地区其交战者多为轻骑兵和步弓手,因此纹章多为弯刀;对于人多命贱,擅长人海压制的波斯文化区就会引导人民使用弓矢这类操作简单风险小,容易发挥人数优势的兵器作为纹章图腾。在火器时代来临时,本该退出历史舞台的剑再一次被各国指挥官握在手中,也是因为军团征兵制的复辟,对指挥官个人崇拜的需求使本该只作为礼仪用具的西洋剑取代了火枪在指挥官腰间取得一席之地,跨越千年,西洋剑继承罗马短剑,再次成为权力和权威的象征。

二:恺撒战法的失败

恺撒使用的战法基于对罗马军制的透彻理解,从筑营,行军,布阵,追击等各方面皆有详细记载和理解,迅速征召--强行军--迅速攻击/筑营威胁—追击/伺机攻击的标准战术因其卓越的实用性也因此成为后恺撒的罗马将领的作战模板,可是在四百年以后,骑士的崛起将依古不化的罗马将领击的粉碎。

阿德里安堡战役

公园378年,西哥特入侵东罗马帝国,一路烧杀抢掠,东罗马大将瓦伦斯依靠迅速征召和强行军高速接近了西哥特军营,在西哥特骑兵主力外出抢掠时发动了进攻,但罗马军队对西哥特步兵的冲击并没有产生决定性的效果,哥特人长时间的战斗最终等到了西哥特主力骑兵的回援。在双方全面激战之时,西哥特王阿拉特亚斯率领的骑兵出现在罗马军团的左翼,哥特贵族骑兵的冲锋是如此迅猛有力,他们由高坡之上袭向罗马骑兵,一次冲锋就将其碾碎,哥特贵族骑兵又转向罗马左翼步兵,这一沉重的打击迫使罗马左翼步兵开始向中军溃退,罗马中军的步兵遭到挤压完全无法挥动兵器,加以哥特骑兵由侧后杀来的猛冲猛砍,继而引发了东罗马全军的崩溃,前来增援的西罗马皇帝格拉古也被哥特胜军追杀至死。

这一战也标志着步兵方阵冲击力匮乏的特点在骑兵崛起的时代被无限放大,从此以后步兵为核心的军队即使占据了战力优势也再不敢主动进攻,中世纪的战场变成了重骑兵的天下。

毫无疑问在由强步辅骑转向强骑辅步的过程中,西罗马帝国大大落后于时代,在他们眼里,骑兵依然只是保护侧翼,驱逐轻步兵和追逐敌军的辅助兵种,殊不知装甲骑兵已经变成战斗的核心,而轻重步兵都将以发挥己方骑兵的冲击力,化解敌方骑兵的冲击力为灵魂思想来定位安排自己的战术

恺撒战法的另外一个要素就是在强行军的高速接近后就地筑营,遏制对方水源和食物的补给,无论敌人在己方面前撤军或是强行面对己方营地发起进攻都是对于敌方大大地不利。可惜天不随人愿,从公元350年后开始的气候变冷和瘟疫肆虐,虽不及公元13世纪的小冰河期那么剧烈,但依然对农业收成造成了巨大的影响,在野外扎营带来的额外食物消耗渐渐变得难以维系,以战养战也不再像汉尼拔时代说干就干。对于农业,畜业减产,各国的对应方式就是大量修筑石制城堡,驻扎城堡为行军节点,随着日耳曼各族的文明化,蛮族修建的城堡结构也越来越先进,丰富的粮食储存和难度极大的攻城战屡屡让围城军队大感难以维系,本来就野战吃亏的后期罗马军队想在野外创造逼迫敌军强攻己方要塞这一致命手法也失效了,罗马除了蛮族化似乎别无选择。

4世纪的气候变冷带来的严重后果不仅如上所述,它还直接导致中亚游牧民族向西迁徙,强大的匈奴人压迫阿兰,汪达尔,东西哥特族的南/西迁。向西跨过莱茵河,或向南跨国多瑙河,在东西罗马帝国的土地上掠夺食物和占有土地的共同目标使得蛮族如潮水般从帝国边境涌入,甚者如汪达尔人自波兰地区开始向南一路掠夺穿过意大利进入北非最后定居迦太基。

三:东罗马的蛮族化

对于军队战力力下降的问题,西罗马采用了大量使用日耳曼雇佣兵的方法,但这一做法使得大量日耳曼人进驻罗马帝国,酿成了多次日耳曼军队叛变的惨剧。因为削减本土军队的规模,用高额的金钱和大量的土地来购买日耳曼雇佣军换得其一时的忠诚这一做法,导致西罗马包子打狗,最终灭亡。

而东罗马采用了从上至下耗时多年的一系列蛮族化,具体表现有推行基督教,实行以帝权为基础的贵族封建制,战术中世纪化,放弃古典理学等措施,同时,因为东罗马地区本来就人口稠密,首都地市险要,只要拥有一支世界领先的海军,在火炮出现前攻破君士坦丁堡几乎是无法完成的任务。

贵族封建制的核心思想就是掌握并控制一批高素质的职业骑兵,但因为惧怕封建贵族势力过大,就必须用神权这一幌子来牢牢把贵族领主的忠诚性控制住,因此推行基督教就成为了不二选择。基督教的特点在于构造神创论来压制科学技术的发展,削减人民的欲望,构造教-王-贵族-骑士这一层层效忠体系的关键纽带,拥有这一个有力的工具后,骑士必须先效忠教会,其次是国家的君王,再次才是自己的衣食父母贵族领主。如果面对意欲谋反的势力强大的贵族领主,只要教会宣布此领主为教会敌人,革除其教籍,对于其麾下骑士来说就造成了教会和领主的对立,由于效忠上帝为先,就相当于变相解除了骑士对其领主的宣誓效忠。因此意识到基督教便于控制贵族忠诚的特点后,富有远见卓识的君士坦丁大帝在公园323年就开始极力加以推广,并且在392年基督教成为了罗马国教。从此东罗马世世代代君王都牢牢掌握教权,使得东罗马在西罗马灭亡之后还能延续一千年,这并不是一两位杰出将领就能做到的结果。至于西罗马帝国推行的拉丁基督教也就是天主教最后在罗马极其周边地区建立了教皇国,对领土的渴望诱发教皇国在中世纪的血雨腥风中追名逐利,掌握至高教权的一个个人面兽心的天主教皇面目之丑恶心肠之

卑鄙实乃历史中罕见,这也是后话了。

基督教一个重要的副作用就是扼杀科技发展。为了宣扬神创论的论调,所有哲学,物理方面的知识一切都以圣经中所述为准,以至于中世纪近千年的科技发展全都来自于阿拉伯,印度,和中国。在1492年东罗马灭亡的时候,大批收藏在东罗马的古罗马书籍流入欧洲,生活在欧洲人对自己祖先罗马文明曾经达到的高度非常震惊,加以印刷术的传播,诱发了马丁路德的宗教改革,欧洲人才开始睁眼看世界,现代人类文明也是从此时开始的。

西罗马灭亡之后,东罗马虽然延续了千年,但全面蛮族化的拜占庭帝国早已抛弃了原先那个信仰多神崇拜,热血尚武的罗马精神,信仰基督教,实行贵族封建制的结果就是尘封以往的罗马记忆,抛弃远在亚平宁的古老旧都。当年,共和国用大盾短剑撞碎的无数民族伴随永恒之城的光荣早已随风消逝,关于罗马的些许回忆也只存在于年迈老人口中的我们曾经。

{蜘蛛链轮}

 
 
[ 软文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行业协会  备案信息  可信网站